止固的世界,米汤科幻

一篇随意写的故事,也许不算科幻,请不要对号入座。

楔子·荒寂

542年前,蓝色海岸线天文台

周止固打开电脑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连上星图服务器的终端,犹豫了一会儿,长叹一口气后敲下了对一份aes-256-cfb加密文件的破解程序,写完后悬停了一会的手轻轻按下回车,去接一杯水喝。 这也许是他最后在天文台的日子,偷偷使用超级计算机来解密一份文件的事情让他纠结了好几天。好奇心使然,还是冒险做了,真的被开除也只能认了。

看着程序在不断的输出fail,他陷入了回忆。异地恋的女朋友还是在上周末分手了。难免的,她不爱看星空,想回到繁华的城市,听说观察看星星的方式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,也许吧,至少比星座靠谱很多,激情过后面对生活的琐碎和平淡,再强的人格魅力也留不住一个心不在此的人,何况自己也很平凡。

终于程序输出了OK, 有些紧张地擦掉手心的汗,文件不大,他cat查看了一下,是明文的一份邮件正文。匆匆读完,出了一身冷汗。这也太难以让人相信了。

可能是真的!应该不是恶作剧。 如果是真的,他能将这消息告诉谁呢? 由于国际形势紧张,国家已经关闭了国际互联网,局域网上发布消息都得实名,有机器人鉴别信息是否包含敏感信息,台里也没有局域网,其实自己也没什么朋友。

在这个寂静的天文台里,窗外月明星稀,他想,是不是要离开这片不再纯净的星空,也许谋一份编程的工作吧?可编程也没什么意思,连接大乡子里的一群人,让他们能够在局域网里灌水?小时候向往更大的世界,曾经,互联网将世界变得很小,可他觉得还不够大,他向往的是星辰大海。现实引力让他和这个时代去不了星空,可向外看看总是可以的吧。学的宇宙学,来到台里,他曾是多么激动。尘世的人们看不见星空看不见对面的微笑,而他将观察明澈的星空和宇宙的微笑。

此刻宇宙不再微笑了,只有无声的微波背景辐射,最近星空也很久没看了,都快忘了仙女星系的方位,看的无非是一堆堆数据和图表。那时他想,惊奇要留在心底,看一分少一分吧。

宇宙从不说谎,最近的数据轻微异常也有了答案,觉得自己像无知的楚门,外星文明被屏蔽了,电磁波数据中的修改中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,他感到愤怒。

小时候不喜欢假的东西,喜欢数学和物理,不喜欢奇幻和不痛不痒的故事,反而是一些认真的科幻作品让自己有一丝触动,记得那时看了邻国的科幻作家柳星辞的作品《早上听见真理》,他想若是自己遇见真理祭坛说不定也会走上去呢。

以为自己远离的现实的那些墙,来到离星空最近的地方,可以更自由,可没想到这里有一面更宏大的墙,这里更不真实。他想到蓝岸想到自己荒芜破败的老家,信念崩塌的深夜,他打算回到看不见星空的城市去寻找不被阻挡的星空。

他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文章里说的:

“高墙无法弯曲、吸纳或适应,它能做到的只有垮塌。” “高墙只在人民相信它力量的时候才有作用,这种信念的消失,便是墙倒下的瞬间。”

放弃推导,我来试试推动真理。


此刻

历史课堂上,袁若然在迷糊中被老师叫醒,「你来分析一下生活在止固的年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」 若然慌乱中灵机一动,「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痛苦,可总有一小部分人通过现在找到未来的路。这两种人的体验应该是截然不同的。他们的具体心理体验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我自己的体验:这是最黑暗的时代,也是最光明的时代。过去时代的经验我觉得很难参考,我想周末去火星看老爸,也想长大后带父母去黑洞看视界。障碍并不比那个时代小,我会克服的。」 看到老师怒气消了一些,若然慢慢坐下来,此刻,讨厌的历史课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。

Comments !

blogroll

soci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