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与虚拟现实

写这篇文章,是有感而发,也刚好是今天「世界图书与版权日」的应景和不读书写字一段时间的填坑之作。不是为了写字说明阅读的乐趣,毕竟懂的人自然懂,且每个人的乐趣都不一样。

广义阅读相对论

人类自古以来就发明了阅读和音乐,当然还有更远古的游戏。游戏的目的更纯粹,也许是狩猎晚饭之后的庆祝,也许是原始碳基生命的一种状态调谐机制,就如同做梦一样。阅读和音乐可能是游戏的一种,但似乎也出于一种生存和职业需求,祭司之类的。远古人不懂灾难无常的原因,认为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而文字符号可以用来结绳记事、甲骨占卜、团结部落,音乐可以用来与神明沟通、与惊慌的自己沟通。

以上都是随意猜测,只是为了引出我接下来猜测的结论。论据是不充分的,论点也不一定正确,仅当做游戏之谈。

游戏是基本需求满足之后的放松,是人对快乐最直接的追求。阅读和音乐是人还有某种不满足,比如追求真理追求安宁等。当然一切不是绝对的,在我瞎编的「相对论」里。如果你不期待除了自己快乐之外的任何目的,那么就是一种游戏,比如读爽文,音乐助兴。如果你期待内心放松来调整自己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追寻某种神秘感,学习知识增强自己的能力,赚更多的钱,而进行的文字符号和声波相关的活动,就是某种阅读和音乐。

所以某些科幻里,人类最终满足自身所有的简单需求,沉溺在游戏里忘了探索太空而毁灭。而另外一些科幻里,人类为了生存,将固定形式的游戏阅读音乐等用作工具,甚至人机结合,结果忘了游戏,导致毁灭。

遥远的猜想不谈。我猜可以预见的未来,游戏的人数的增幅会远远超过阅读的人的增幅。毕竟短期未来偏向于向好的方面进行。

当然,游戏一定会越来越华丽酷炫、内涵充实和好玩,能刺激绝大部分人的多巴胺分泌。阅读的工具功利性质会降低,而仍然充满着对于未知的好奇与追寻的属性,估计只有极少数人为此而产生多巴胺。

而两者的技术都会慢慢升级,脑机结合、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等都是游戏和阅读的硬件配置。纸质书和线下桌游会越来越小众,但不会消失,如同永不消逝的电波。

圈阅读量子论

在量子论里,时间可以错乱,因果可以消失,人可以同时存在于两处。阅读、音乐和游戏都有让人忘记时间,仿佛时间永驻的效果。在人类寿命无法指数增长的时候,靠对于时间的感觉的变化可以让生命在主观上延长。

在阅读此刻

昨天,一时兴起,看了部分《魔鬼经济学》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,在多看和kindle下载了好些书的样张并看了一些。今天,逛了言几又书店,店里看了一本符号相关的画很多的书,扫完了所有的书架,买了三本小说(非虚构的没找到好看的纸质版,其中一个是新作者葛亮),拍了两本书的照片,一本上个月出版的《生命的光影形线》,豆瓣上少于10人评价,一本是符号书上叶芝的导言。回来的路上看到老奶奶看借来的书《勃拉姆斯》。玩过游戏吃过啤酒龙虾,看了几页葛亮的书,回复了消息,度过了足以发朋友圈的庸常的一天。

最后玩的一个带剧情的游戏叫《去月球》。游戏也许会成为最极致的阅读,但阅读也早就是穷人的游戏了。

接下来要酸爽地连续工作10天以上,希望能偷闲看书,去某个遥远地方玩大型游戏还是在6月吧,不远了。

Comments !

blogroll

social